展会动态

红蚁新醅茶旋转小火锅

日期:2021-01-26 15:10 作者:凯博国际

  也许是今冬过于寒冷的缘故,妻子最近迷上了吃火锅,某捞去过两回,口味不见得有多好,但食材新鲜、调料丰富,关键是服务确实周到,只是点多了吃不完浪费,点少了又觉得不太过瘾。

  市场上有专门售卖牛羊肉的固定摊位,只要来点羊肉片,精明的老板就给你灌上一大袋子,奶白浓郁的羊骨头熬制的原汤,搞得你都不好意思,再切上大半斤肚啊、肠啊等羊杂,回家一顿洗、焯、煮的操作,一家人围在一起,热气腾腾、酣畅淋漓的吃了个肚皮溜圆。

  但前期的准备,饭后的忙碌,着实操作起来太过繁琐,渴望一种既简单省事、便宜实惠,又能让人大快朵颐、尽享口福的快捷方式,旋转小火锅的应运而生,简直是吃货们的最强福音。

  其实,火锅是咱老祖宗独创的一种美食,历史悠久、老少皆宜,战国以前的鼎和陶罐,应该就是火锅的雏形,宋元时代,蒙古文化的传入,牛羊肉加入了以猪肉和蔬菜为主的食材家族当中,并迅速得以盛行。

  到了清代,火锅的发展到达了一个鼎盛时期,以干净无尘的焦炭为燃料,手工锻打的铜制火锅,充斥着朝野内外、寻常人家,涮火锅成为北方冬季进补保暖最重要的进食方式。

  乾隆皇帝爱火锅简直有点过分,相传皇宫大内,从入冬开始直至次年的正月,要吃上三个月的火锅,尤其到了晚年,每次举办千叟宴,都要上一千五百多个火锅,品尝者达五千余人,可谓历史上最有名的火锅盛宴。

  慈禧太后的奢侈更是无人能及,不仅追求器具上镶金贴银、雕龙画凤的华丽,竟然还独创了一道菊花火锅,在沸腾的老汤中加入生鸡片、生鱼片,稍焖片刻,再放进精心处理过的金菊花瓣,闻着清香、食之鲜美,可谓是一道宫廷名菜。

  从古至今,国人为什么对火锅如此的钟爱呢?食物本身的美味,还是食用时的浓郁人情味,也许正是这双重的作用和情怀,让火锅浑身上下、由里及外,都显露出浓浓的中国文化。

  不管是清水菌菇汤,精心熬制的浓浓高汤,还是辣红鲜艳的川香锅底,不管是球形、条形,亦或片状、丝状的各种食材,在翻滚的汁水中,两摆三晃、七上八下稍经涮煮,便可入口下肚,充分体现了汤水“以柔克刚”的神奇之处。

  调味无论东西,只管麻辣鲜香,用料不分南北,莫嫌荤腥寒素,山珍、海味、时蔬、豆腐、粉条,来者不拒、均可入锅,表现了火锅“兼济天下、汤纳百川”的宽容大度。

  再加上荤素杂糅、五味俱全,主料配料、味相渗透,又体现出其继承几千年华夏传统,彰显礼仪德化之邦的“中和之美”。

  火锅热,表示“亲热”,火锅圆,表示“团圆”,最重要的是,火锅能形象直观的传达,“在同一口锅里吃饭”这样一层深刻的意义,可以说是不折不扣的“共食”,表达了国人喜欢热热闹闹、团团圆圆的聚会之乐。

  更何况,这种“共食”决不带有任何强制性,都可随意选择自己喜爱的食材烫而食之,既有统一的意志,又有个人心情的舒畅,生动且不失活泼,所以北至东北、南到广州,西入川滇、东达江浙,火锅,几乎无人不爱、无处不在。

  美食金街的尽头,新开了一家旋转火锅店,门面倒是不大,但纵深挺长,中间一个对桌,靠墙边各有一排吧椅,每个座位上一个小微波炉,几十种食材在面前的轨道上慢慢地传送,几十位客人有序地围坐其旁。

  食材或扦串、或钳夹,绿色一元、黄色两元、紫色三元,还有虾滑、鲜贝、羔羊肉等高档硬货可单点,锅底和调料六元打底,经济实惠,选择的余地也比较大。

  年底年初,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增大,妻子心疼我这疲于应酬的老胃,为了减少饮酒的次数,精选了一杯浮着红褐色巧克力泡沫的珍珠奶茶,口感酸甜略苦,气味清新如春。

  “红蚁新醅茶”,正好配上热气腾腾的旋转火锅,直抒诗人笔下“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”,那火热温馨的美妙意境。

  先来几个鱼丸、冻豆腐、木耳、香菇等耐煮的在锅中炖着,再慢慢挑选喜爱的手切肉、小海鲜,几口真材实料的高热量、高蛋白下肚后,刚才还冻得瑟瑟发抖的腿脚,瞬间便暖意融融,直冲脑门。

  再来点蔬菜、粉条垫垫底,饮一口奶茶清清口,两个人半个多小时,花费不多却很过瘾,拍拍饱饱的肚皮,紧紧滑落的腰带,惬意地再去逛圈商场、看场电影,过了个不一样的周末夜生活。

  几乎每个北方人都钟爱火锅,尤其在天寒地冻的冬日,外面北风呼啸,屋内暖意浓浓,一锅平静的水面晕开了波纹,边缘逐渐荡起了细小的水泡,继而汹涌直至翻腾。

  五花肉卷、几片番茄,迸发出年轻时轰轰烈烈的追求,一缕青菜、几块豆腐,便如中年时清白方正的职场生涯,最后来点红薯片、加点杂面条,象极了老年时蓦然回首,感叹几十年五味杂陈的平生。

  “围炉聚炊欢呼处,百味消融小釜中”,火锅之爱,爱在老饕们那如饥似渴的火热眼神中,火锅之美,美在它化平淡为神奇的难能可贵,火锅更像是一种人生的享受,是生命中最畅意的存在。

凯博国际